中喷墨网-喷墨社区

富士胶片商业创新助捷迅佳彩打造智能化出版物数字印刷工厂

来源:富士胶片商业创新 发布日期:2021-09-13 389

 

北京捷迅佳彩印刷有限公司,中国最早试水数字印刷的企业之一,曾感受过数字印刷的红利,又因利润的急剧下降果断转型儿童图书印刷。时隔近二十年,捷迅佳彩总经理纪绍华怀着最初的执念和对市场的预判再次回归数字印刷,逐渐打造了大而全的数字印刷工厂,更于2020年底购入富士胶片商业创新(原名富士施乐)6色数字印刷机图灵和自动化印刷工作流程FreeFlow,形成了“人无我有 人有我精”的生产特色,致力于打造专注“小而美”的短版精装出版物印刷加工的绿色、专业、智能化数字印刷工厂。

北京捷迅佳彩印刷有限公司总经理 纪绍华 (中)


谈到数字印刷,纪总感触颇深:“2000年捷迅佳彩成立之初,数字印刷刚刚进入中国,我们就购入了当时最先进的数字印刷机富士施乐DT95、DC12,开始了数字印刷业务。”的确,20世纪初,数字印刷对于公众甚至专业印刷企业来说都算是新鲜事物,而纪总凭着对市场的敏锐直觉和大胆、果敢的风格成为中国第一批数字印刷人。随后,捷迅佳彩专门注册了数字印刷公司,购入了生产型彩色数字印刷系统富士施乐DocuColor 2060,成为小有名气的商务印刷供应商,为摩托罗拉、三星、诺基亚等知名跨国企业印制简介、贺卡、宣传品…… 纪总回忆在贺卡流行的年代,每年10月就开始印制贺卡,常常不停地赶工,一直忙到年底。

经历了最初几年的红海,数字印刷很快就陷入了激烈竞争、利润大幅下降。纪绍华认为网络环境不成熟限制了数字印刷的发展,为避免价格战,捷迅佳彩于2006年退出数字印刷市场,转型以儿童绘本、板纸书、立体书为主的出版物印刷。

在做大做强出版物印刷的同时,纪绍华依然难舍数字情怀也时刻关注着市场变化。2018年,纪绍华发现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正带动各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数字印刷技术也日渐成熟,出版物印刷却还停留在传统方式,但小批量、多品种、个性化需求逐渐增多,这让纪绍华再次看到了机会。

创业十多年,纪绍华在出版物印刷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市场有着独到的理解和准确判断,也确定了明确的目标“绿色 专业 智能”,回归数字印刷,打造智能化数字印刷工厂。一贯敢想敢做的纪绍华一口气投入六千万,先后购置了市场各主流数字印刷设备:印前、数字喷墨、数字激光、烫金、裁切、装订以及印刷工作流程软件。走进捷迅佳彩的数字印刷厂,没有传统印刷厂的噪音、气味,也看不到几位工人,宽敞明亮的厂房、整洁干净的环境让人仿佛置身数字印刷展馆。

重启曾经熟悉的数字印刷,开拓全新的业务和市场,谈到智能化数字印刷工厂,纪绍华滔滔不绝:“现在市场成熟了,也具备网络传输和远程管理能力,虽然利润大不如以前,但是数字印刷节能环保、生产周期短、印短版书成本低。不过,做数字印刷就必须要有特色,要差异化。所以我们在去年面临疫情和原材料涨价的大环境下,选择和富士胶片商业创新合作,装了图灵配齐十色。图灵能印金、银、光油、亚油,还能保证高的品质,成本也低。我们用图灵印高附加值产品,包括短版精装书封面、高档小册子、个性化包装、伴手礼小盒子…… 图灵无论对数字印刷还是传统印刷业务都是极好的补充。”

图灵印制的CMYK+金/银/白的短版精品图书封面

图灵印制CMYK+金的包装盒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疫情期间由于封城、封路、出行受限,很多印刷厂停工或无法接单,捷迅佳彩则通过网络接单,数字印刷再用快递送货的方式承接了大量防疫海报、社区出入证、宣传册的印刷,充分发挥了数字印刷高效便捷的优势。

疫情对出版行业的影响方方面面,其中最明显的是小批量短单的增多,此前几千或上万本,现在变为几百本甚至几十本,小批量、多品种增多但又要求高质量、高效率。这也是捷迅佳彩选择图灵的重要原因。“以前的出版物打样都用胶印机,晒版、上机、洗机、切纸……十几道工序,繁琐、耗时还要用大量洗车水加废气,也不环保,图灵只需几分钟,环保、成本也低。如果传统印刷印金、银大概要600元,图灵几块钱几分钟就搞定了。”纪绍华补充道。

短短几年,捷迅佳彩的数字印刷已经占比整体出版物印刷业务的三分之一。即便在遭受疫情和经济下滑双重影响的2020年,捷迅佳彩的传统印刷和数字印刷都实现了稳步增长。在纪绍华心中数字印刷业务迟早要超越传统印刷,捷迅佳彩也要在加速数字化发展的同时形成核心竞争力。

如今,捷迅佳彩正和富士胶片商业创新积极合作为图灵和数字印刷工厂完成G7色彩标准化匹配,纪绍华希望用标准化、数据化、可视化管理数字印刷厂,让捷迅佳彩成为人人都想来的“绿色 专业 智能”工厂。


关键词: 数字印刷 喷墨 打印